無差別削外僱 趕絕中小型餐飲

    發佈日期:2022年08月11日

疫下社會關注外僱退場問題,餐飲業界希望政府聆聽行業困境,不要無差別的“為減而減”。如對於民生區細規模的食肆來說,難以高薪招聘,加上工種多為厭惡性且工作時長,削減外僱額,猶如扼殺其生存空間。

 

    無本地人願入行關鍵

    有餐飲業界表示,業界一直呼籲本地人入行,如今也有畢業生願意到酒店任職學徒,由基礎做起。儘管畢業生志不在此,但至少對其職程規劃有幫助,業界亦非常歡迎,因不論疫前疫後,行業依然缺人。現時當局推出鼓勵聘用本地待業居民的臨時性補助計劃,業界參與的也不多,“唔係唔想參加,但冇人入行,點參與?”

    社會有不少聲音呼籲削減外僱額,大型酒樓、食肆首當其衝。有傳新開業的店舖,申請外僱額減少,也有餐飲店因實際經營情況而減少外僱額。但對於民生區細規模的食肆來說,削減外僱額猶如扼殺生存空間,他們可支付的薪酬不高,工種大多是厭惡性且工作時長,“會有大學生願意入行?”

    此外,從不少大型食肆的廚師年齡層在五六十歲可見,“不是不想用年輕人,但無人願意入行”。每逢大時大節,業界都會聘請學生兼職,但疫前該部分兼職已“消聲匿跡”,因無人願意做。

    削減配額增經營壓力

    業者表示,驟眼看,行業外僱多,但以廚師為例,有的一做便十多年,如今已達師傅級、領導層級別。倘當局無差別的“為減而減”外僱、十六萬外僱全部退場,但本地人失業約一萬五千人,澳門居民能否支撐起各行各業的運作?再者,失業人士大多來自賭場貴賓廳,他們願否投身餐飲行業?

    另有業者表示,部分中小企在申請外地僱員或續期時被削減配額。但外僱可說是商家的頂樑柱,承擔很多厭惡性工作,被削減配額,將直接造成經營壓力。如中式廚師,並非幾堂培訓就可以上崗。本地學院的學生大部分是西式烹調,澳門的中菜廚師人才並不多。在勞工局招聘的“廚師”空缺,八成都是中菜廚師。又如清潔或需較大體力勞動的崗位,本地人普遍較抗拒,無人願意入行,即使入行後流失率亦大。

    企校合作促人資發展

    一直以來輸入外僱僅作為本地人力資源不足的補充,是當局的政策原則,業界十分支持,但亦需視乎行業需要而定。如外僱家傭在市場廣受歡迎,就是因為沒有本地人願意入行。但當連外僱家傭亦缺少,就唯有以機械代替。內地不少大型食肆有使用送餐、炒菜機械人,澳門也有個別大型食肆使用,但僅為噱頭。基於澳門大部分餐飲業的經營規模細,“四五張檯的食肆,怎用上機械人?”再者澳門是旅遊城市,也是美食之都,基本上需要人手以心服務。

    業界建議政府積極推動經濟復甦和新興產業發展,創造更多新的就業崗位,以及加強人力和人才培訓,開拓更多不同行業不同層次的職業培訓;並透過企校合作,提升居民就業競爭力,促進本地人資發展。做好精準就業配對,更加關注行業特殊性,準確了解企業實際用人需求與求職者的意願和能力。